新聞  商家  優惠卷
     
 
新聞總覽 商家總覽 活動總匯 消費新聞 旅遊休閒 市政集錦 藝術美學  
 
主題:[ 旅遊休閒 ] 學校體育園丁傳習錄──「傳炬」一書,金人「導讀」 
 
日期:2009/9/19

圖:孫鍵政以「台灣體育的生命力─從紅葉隊說到今天」為這本專書「傳炬」的導讀下題。徐振德/攝影
【文/蘇嘉祥】9月23日下午2時半,在台北市徐州路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會堂,20位當前台灣最受人尊敬的學校體育教授,將齊聚一堂,接受教育部長吳清基贈送感謝狀,並為一本記錄老教授們耕耘台灣體育的歷史專書「傳炬」舉行發表會。

這本專書是由一群資深體育新聞工作者,費了八個月時間,和老教授們面對面採訪,請教授們口述過往60至80年體育歷史,配合許多第一手圖片,將大陸開創時期至台灣發展年代的學校體育努力奮鬥及殫精竭慮,匯集成400頁智慧傳習錄。

曾任聯合報系民生報執行副總編輯的孫鍵政,是國內採寫編體育新聞權威,當年以「金人」為名在民生報寫的「金人隨筆」很受運動讀者重視。

孫鍵政熟稔我國體育運動政策,是體育文宣最佳領導人,在這本專書編輯期間,擔任規畫委員,並執行總校對,書成後又撰寫「導讀」一文,很有耐心地列舉實例,陳述老教授們為台灣體育作出的貢獻和意義,讀本文有助瞭解本書及台灣體育一甲子過往。

全文如下:

民國55年自政大新聞系畢業後,在當年稱為前線的馬祖服一年兵役,隨即進入新聞界,也開始了長達30多年的體育新聞生涯。

長時間以來,台灣體育起起伏伏,有淚水有歡樂,當然也有失望與期望。

不過,國家體育的發展與延續,誰都沒有放棄的權利,悲觀更不足取,畢竟體育與國運,靠的就是全然的奉獻,唯有一步一腳印,點滴涓水可成江河,吾人始終如此期待著。

60年代,紅葉少棒發出傳奇光芒的時候,我還很年輕,俗話常說:年輕識淺。但是幸運的是,台灣小孩的體育運動卻給年輕人無比的衝擊與感動。

也就是這一股力量,讓我與台灣體育結緣了30多年。

那個時候,台灣每一個地方家家戶戶都談論著紅葉,說得深沈嚴肅一點,台灣新的生命力於焉開始,一點也不為過。

紅葉隊凝聚了台灣人民。也許那個時候社會還不富裕,許許多多家庭為著子女的學雜費東併西湊;但是,社會上無形的力量燃起生命努力的希望,苦也不為苦。

這就是體育運動的力量,競技成功可以改變一切,社會的樂觀氛圍,也顯得跟以前的時代大不相同。

紅葉感動了台灣社會,啟發了台灣體育的生命力,小學、中學投入棒球和其他運動,那是後來所謂「全民體育」的開端。

從此,我結識了一批又一批努力付出的代表人士。所謂的「一步一腳印」正是這些人不求回報的三、四十年。

我想跟各位報告一個參與過的故事。70年代,中華民國田徑協會由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先生出任理事長後,先是齊沛林先生被延攬為總幹事,後來再敦聘紀政女傑返國任斯職。

在一次常務理事會議中,決議由常務理監事籌足500萬元做為「田徑發展基金」。這些工商界大老包括王永在、翁明昌、孫法民、陳江章…等先生,個個都是一言九鼎、十足影響力的人士。

會後,我到王理事長辦公室請示會議的決議如何執行。王惕吾先生告訴我一句話:「今天我們有點能力,就要靠自己。」這500萬元一事也就束諸高閣,未再執行對常務理監事的勸募。我心頭一震,當年的500萬元可不是小數目,這對田徑發展是何等重要啊。王理事長16年的田徑協會,絕大部分費用都由他與聯合報系奉獻,數目超過兩億元。

當然,奉獻於體育運動的,王惕吾只是其中一例,籃球的余紀忠、嚴慶齡先生也是,棒球的謝國城、嚴孝章、唐盼盼先生,更還有許許多多社會及學校體育人士,如江良規、郝更生、高梓、黎玉璽、鄭為元、沈家銘、李炎、丁善理、林鴻坦、朱重明、周中勛、唐恩江、劉世珍、齊劍洪、曾紀恩、廖漢水,以及在大專院校教學的體育學術大師們。

選手、團隊的成長,基礎在於學能啟發和長期訓練。紅葉之後,紀政繼楊傳廣揚威奧運,台灣開始前所未有地重視體育了,體育儼然成了大家生活中的一環。

左營訓練中心也在黎玉璽、鄭為元兩位體協理事長任內籌建完備,並且一年一年展現好的功能,各單項也積極投入訓練工作,瓊斯杯男、女籃球賽恢復了早年七虎、克難和四國五強籃球之光芒,就連女子足球木蘭隊,也在國際嶄露頭角,柔道、跆拳道、射箭、桌球紛紛在黃金年代迭有表現。

回顧我國競技體育的成就,我想誰也不會否認台師大體育系對整個台灣體育的貢獻。

台師大體育系創立於民國34年,六十多年來濟濟多士,各領風騷。除了為選手、教練打基礎外,更重大的影響是開枝散葉,協助其他體育專校、體育系的創建,才有今天百花齊放的局面。

先賢們的付出,足以讓人緬懷。台師大江良規、吳文忠、楊基榮、焦嘉誥,台北工專牛炳鎰、台中體專周鶴鳴、文化大學周中勛、輔仁大學唐恩江、北師溫兆宗、政戰鄭煥韜等前輩,啟發出來的世代,無不在台灣體壇擔綱承責,做得有聲有色,這也正是台灣體育發展近代史的篇章。

今天教育部體育司為延續大師智慧,特別編撰體育園丁經驗智慧結晶專冊,有紀念讚美之意,更重要的是匯集當今體育學術大師的心血,以傳承來者。

自從蘇嘉祥先生執行本計畫,展開採寫編起,看到受訪的體育學術大師文稿,更讓我這個30多年體育新聞工作者格外感動與敬佩。

以前年輕比較不懂事的時候,看到這些體育工作者,老實說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,但感覺他們都很樸實、很規矩,畢竟沒有拿金牌,總是會被苛責的。

而今,看了他們的行誼,突然間才驚覺,原來體育人才的成功,是那麼複雜、難能可貴的,除了競技獎牌之外,作育英才、啟迪青年、君子之風,默默奉獻、無怨無悔的,就是這些體育大師們的最佳形容。

齊沛林對台大、師大及教育部國民體育委員會的影響有目共睹,他正是國民政府從大陸遷台以來整個體育工作的參與者,在這一段歷史上,齊先生舉足輕重,要談台灣體育,他可是先河中的首位領導者之一。

蔡敏忠、蔡長啟二位體育司長,長年以來領導著國家體育的發展,正人君子、無私無我的作風,一開始就讓體育司成為體壇中最親民的領導官署,跟所有單項運動結為一體。體育司能做到這一境界,老實說,跟二位蔡司長的人格特質密不可分。

又如陳景星先生是選手、裁判出身,有感於自身所學不足,刻意自學,終於成了國際體壇一號人物,他的成功歷程,點滴動人。今天,教育環境的變化,地球村的實現,來者邁向成功自不會像陳景星年代那麼艱辛,但是,你我能做到嗎?有為者自然能。

吳萬福、吳錦雲二位在田徑史上鼎鼎有名,吳萬福教授長年來與人為善,輕聲細語,未曾見他疾言厲色,田徑裁判泰斗實至名歸。吳錦雲女士由三鐵皇后投入大專教學工作,尤其在田徑選手的訓練上成就非凡。

在她自輔仁大學體育系退休宴上,我很榮幸地被邀參加,紀政也在座,田徑女傑紀政稱讚吳錦雲是「田徑之母」。她訓練出來的李福恩、李秋霞、吳麗華、陳富美、黃秋錦等等,更是多到不可勝數的地步,田徑就是她的所有,說實在的,她的名字就叫「田徑」。

湯銘新先生有才氣更有霸氣,他有輕鬆的一面,與朋友交往是輕鬆的,但是在教學與訓練上是嚴師,亞東隊在他手裡成長,亞東女籃五虎將更是社會寵兒,亞東隊歷史可說是湯銘新的代表作。他與國泰洪金生、華航王道循、台元江憲治等撐起台灣女籃的第一個黃金年代。

他嗜書如命,早年我採訪「金球獎」少年籃球賽的時候,常去國際學舍找他問東問西,增長體育學識和經驗,湯先生知無不言,對年輕記者肯去採訪討教,他是很樂於指導督促的,唯一的是,他的藏書一本都不肯外借。

湯先生也是苦學求知出身,他對籃球、奧運參與,以及中華奧林匹克貢獻非凡。

台北體專在林鴻坦手中籌辦,劉紹本之後由蔡特龍接任校長,蔡先生曾在田徑協會擔任競賽組長,謙遜有禮。在王惕吾、紀政時代,蔡特龍、吳錦雲、雷寅雄、吳萬福、曾清淡都是難得的專才,我國田徑運動的黃金20年,他們都是付出全力的專家學者,貢獻可謂大矣。

蔡特龍把台北體專辦得有聲有色,後來並升格體院。這跟蔡敏忠籌辦國立體育學院,邱金松、葉憲清等繼任者一樣,國立體院光芒讓台灣眼睛為之一亮,體育學院而後才有朱木炎、陳詩園等奧運金、銀牌,對於升格為體大的師生而言,20多年來的汗水是有回饋的,如此成績,人生就沒有虛度。

朱裕厚、樊正治、劉鳳學、廖幼芽、陳金樹、林德嘉、許樹淵、簡曜輝、許義雄、莊美鈴等師大體育系教授或畢業校友,學識淵博,教學相長之餘,對體育領導也都有貢獻。簡曜輝、許義雄都擔任過國家級體育領導者,至今仍見他們的影響力。陳金樹引進手球、合球和槌球,也寫下歷史。

體育大師學有專精、實至名歸,無法一一勝舉。期勉年輕學子以及未來的世代,典範在眼前,有決心有為者當可如是。

當今我們的體育發展仍有許多不足之處,體育之道又該當如何?

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,台灣體育的走向,不是一個體委會、體育司能規畫出來的,典章制度是由好的生活規範累積出來的。

今天多元的社會,五光十色、擾人心眼,我們沒有辦法改造社會,但是我們能改變自己。

就在紅葉少棒時代,日本讀賣新聞巨人棒球隊到台中春季集訓,一個月的春訓,筆者在聯合報擔任體育記者,就去台中採訪觀察了一個月。

當年的巨人隊由總監督川上哲治率領,長島茂雄、王貞治等一大堆日本家喻戶曉的球星全在隊中。

我們所見沒有一個是大牌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連最基本的跑壘、滑壘也是天天練習。打擊訓練還見到王貞治、長島等打擊王經常練習棒打軟式網球,一顆軟軟的網球,王貞治也打不好啊,常看到他邊打邊搖頭,他們是在訓練打擊Timing。

巨人軍生活中規中矩,午間、晚餐在餐廳中從未見喧嘩嬉戲,都是輕聲細語交談,給人的感覺是一支很有紀律、教養的球隊。

大家可要知道,巨人隊是世界級的球團,巨人隊能永續經營,王貞治能有偉大成就,在在說明了其中道理。

台灣需要這樣的標竿,要有嚴肅的生活態度,要有執著的紀律,要能長久努力不懈,堅持團隊訂下來的理想目標,全力以赴。

體育學術界能有這樣的理念,競技體育界能有這樣的抱負,台灣體育自然會逐年改善,或許會逐年興盛。

我們不必欣羨他人在奧運拿過50面金牌,但是邁向金牌的過程,是必須學習借鏡的,只要有決心求勝,不在乎這一屆。





[返回上一頁]